市民投訴噪音屢屢遭遇“三不管”

來源:廣佛都市網-佛山日報 時間:2011-05-27 07:36
分享到: 其他

城市噪音“三分而治”存盲區,市民投訴屢遭“三不管”

漫畫/黃珂展

  ▲5月23日下午,禪城區文華路,一家洗車店位於居民樓的正下方,樓上居民深受洗車噪音煩擾。 /佛山日報記者崔景印 攝

  

統籌/佛山日報記者龐文彬

采寫/佛山日報記者龐文彬 劉蓉 王曉丹 通訊員溫揚勤 陳冬生

  家住禪城蓮花大廈的馮女士,為了給升學考的兒子討一份清靜,半年來曾先後向公安、環保、城管部門求助。其中經歷的不知道向誰投訴、不知誰能解決的困惑,讓她記憶深刻,也深切體會到噪音投訴難、管理難的現實困境。

  噪音是“城長”的煩惱,隨著城市化的加速,因制度滯後帶來的“投訴難、管理難”之病症也日益暴露與凸顯。面對不堪忍受的噪音,市民幾乎抓狂,管理部門也備感無力。

  投訴難

  部門挨個投訴噪音依舊

  小升初考試開考在即,然而對於家住禪城蓮花大廈的華仔而言,回家是種難言的痛。昨晚7時剛入夜,蓮花廣場時快時慢的音樂聲如約而至。華仔嘆了口氣,回到房間。雖然天熱,但為減少噪音的侵擾,他只能緊閉門窗。

  兒子的這般情狀,讓母親馮女士備感壓力。望著窗外不遠處蓮花廣場翩翩起舞的眾人身影,她的眼裏寫滿失望,“為了這個事,我投訴了不知多少回,可就是沒有用。”

  在佛山日報記者面前,馮女士講述了自己近乎“秋菊”打官司般的投訴經歷。

  今年初,蓮花廣場噪音問題愈演愈烈,為不影響兒子學業,她決定打出生平第一個投訴電話。“當時想,有困難就找警察。”然而,電話撥過去,未待她把情況説完,110接線員就回應道,“這些噪音不歸公安管,找環保部門。”

  “好,那我就繼續找環保。”隨後馮女士撥了5次12369,好不容易接通,這回好歹把情況説完,不料電話那頭沉默片刻也回應道,“這屬於生活類噪音,環保局只管工業噪音。”

  馮女士聞訊徹底懵了,“這噪音究竟該找誰啊?”

  無奈之下,她試著在佛山市網路問政平臺發帖。不久,終於得到了對應部門市城市綜合管理局的回應。隨後,她也收到了禪城區環境運輸和城市管理局發出的回復,稱將加強巡查,責令廣場音樂適當關小,減少對周邊居民正常生活的影響。

  果然,隨後數個星期,蓮花廣場的歌舞聲變小了。可正當馮女士以為問題徹底解決之際,近段時間廣場喇叭聲響又莫名大了起來。馮女士只好又撥通12319熱線,可令她失望的是,這次處理效果遠沒有達到她的期望,噪音反反覆復。“這種情況下,孩子在家復習只能關緊門窗,裏面就像個蒸籠啊。”馮女士十分無奈。

  “懵”的不僅僅是馮女士。昨日,佛山日報記者在人民路、福賢路等商業區走訪,對於“日常工作生活中遭遇噪音騷擾該向誰投訴”的問題,近六成受訪市民説不出個所以然。有的認為只要打110就能解決問題,有的則表示找12319城管來處理。對於噪音分類以及不同噪音歸口何部門管理,隨機採訪的多數市民一頭霧水。

  其實,遇到噪音不僅面臨不知向誰投訴的窘境,即使找對管理部門,也可能出現因地域管轄問題難以受理的現象。

  家住南海桂城民園小區的賴小姐就稱,從年前以來,河對面的禪城一廠房拆遷,中午一直施工,相當擾民。她撥打12319投訴,五次通話在她看來絕對是“經典”。

  第一次投訴,對方問:“你確定是禪城管理?”確定是禪城,記錄後無消息。第二次她打電話追問,對方説記錄了會派人去管理。第三次繼續追問,再次被反問“你確定是禪城?”賴小姐回憶稱,有一次對方還直接説,“這是兩地交界,比較難管理。”

  管理難

  城市噪音“三分而治”

  噪音投訴難的問題,其實與城市噪音分頭管理的現狀密切關聯。

  12319、12369、110,三個號碼看似無關聯,卻有一個共同點:都可投訴噪音問題。然而仔細劃分,卻又是3個部門各有管轄範圍。目前,佛山噪音投訴管理呈“三分而治”格局:環保部門主要負責工業噪音查處;城管執法單位則負責治理工地、商業噪音;公安部門負責處理家庭噪音。這種分頭管理已成為噪音治理的常態模式,不同部門甚至引用的法規也不盡相同。

  “環保部門收到的大多還是工業噪音投訴,但這兩年收到建築工地、道路交通以及餐飲娛樂噪音投訴的比例在增大,接到這類投訴後,環保部門就移交給執法、公安部門。”市環保局環境監察科有關負責人表示,針對工業噪聲,環保部門嚴格執行《工業企業廠界噪聲標準》,確保工業噪聲源穩定達標。此外還嚴格執行《建築施工場界噪聲限值》,明確企業要避開市民正常的休息時間,限制夜間産生環境噪聲污染。

  於是,環保部門接到工業噪音投訴後,一般都會先進行分類,首次投訴將移交給所在的區,由區鎮兩級分局執法人員立即趕往現場調查處理;重復投訴的,將由市環保局牽頭,協同區鎮一起調查處理,從立案到結案要在3個月內完結。

  與環保部門一樣,市民撥打12319城管熱線後,城管執法部門也會根據噪音源所屬轄區,將投訴交由轄區中隊跟進處理。至於處罰細則,城管執法部門則大多依照《環境噪音污染防治法》及《社會生活環境噪聲排放標準》進行處罰,比如在市區噪聲敏感建築物集中區域內使用高音喇叭廣播,以及違反當地公安機關規定在市區街道、廣場、公園等公共場所組織娛樂、集會等活動,使用音響器材,干擾周圍環境的過大音量等情況。

  至於公安部門對噪音的管理,佛山警方表示,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做了明確規定:違反社會生活噪聲污染防治的法律規定,製造噪聲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的,處警告;警告後不改正的,處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款。而這種噪音則主要包括商業經營活動、娛樂場所、家庭使用的各種音響器材,如音箱、高音喇叭、樂器等,音量過大,或者在休息時間裝修房屋噪音過大,影響其他人的正常休息等。

  警方坦承,市民舉報社會生活噪音也可通過撥打110、網上投訴,或直接到派出所向公安機關反映。接到群眾投訴後,公安部門會指令值班民警或社區民警到場進行調查,對製造噪音的行為人進行教育和警告處理。

  對於市民反映投訴難的情況,市環保局環境監察科有關負責人表示,“市民投訴渠道還是很多的,只是可能不太清楚向哪個職能部門投訴。”

  不清楚向哪個部門投訴,這的確是眾多市民遭遇噪音污染時煩惱的問題。其實,部門與部門之間,現實中同樣也存在不知道該誰去管的問題。

  記者觀察到,城管執法部門依據的《環境噪音污染防治法》、《社會生活環境噪聲排放標準》,與公安部門依據的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中,管轄的噪音項目就不乏交叉。“兩個部門都可執法”,似乎加大了噪音處理的保障,但實際上,也可能造成“執法盲區”。

  噪音也有“管不著”

  因為多個部門分頭管理,實際生活中,噪音監管盲區並不鮮見。

  家住南海桂城的王磊,近日就被樓下商鋪兩個偌大空調機“吵”得幾近崩潰。只見空調外機安裝在樓層隔層通道內,與王磊家中窗戶僅有五六米之遙。與一般家庭的挂機空調不同,該主機顯得特別“壯大”,體積幾乎是正常1.5匹空調外機的兩倍。

  “早上8點到晚上,一直‘嗡嗡’叫個不停。聲音不大,但就和知了叫一樣,聽了特別煩躁,都快崩潰了。”王磊這樣描述。他隨後查閱資料得知,這種空調噪音屬於低頻噪音,由於波長較長,衍射性能比較好,容易繞過障礙物,衰減慢,經較長距離奔襲仍會穿墻透壁直入耳道,對身體會造一定危害。

  王磊馬上想到了投訴,他輾轉向環保、公安部門反映後,最終由城管執法人員攜帶測試儀器到府檢測噪音,但檢測結果卻未超出現行城市環境噪音標準規定的數值,處罰無法履行。

  王磊不禁犯愁,難道數值不達標,就任由它繼續影響周圍住戶生活?所幸經協調,樓下商鋪答應請專業人員來對空調外機進行檢查調適,力爭減小對周圍住戶的影響。

  據執法人員介紹,空調外機噪音屬於低頻噪音,相關標準尚屬空白,也未被納入現行的城市區域環境噪音標準中,這給執法增加了難度,而由於缺少處罰依據,很多時執法只能從中協調。

  記者從市城管部門了解到,涉及類似的空調外機擾民投訴,隨著天氣轉熱日漸增多。但是,市住建管理局一位負責人坦陳,因空調外機噪音屬於低頻噪音,往往檢測時未超過城區環境噪音標準,導致執法無據可依,而這也是執法的一個盲區。

  其實,類似的盲區,在環保部門工業噪音處理方面也有反映。

  “目前環保部門處理工業噪音的難點,除了取證要比水或大氣污染難一些,更多的是現行國家法律法規不足以支撐一個有效的解決辦法,尤其是禪城三舊改造所引起的一些工業噪音投訴,由於全國規劃環評起步較晚,存在處理難。”市環保局環境監察科相關負責人解釋,以前對於工廠都是做單獨環評的,其生産噪音控制在標準分貝內就算合格。因此現在有些工廠的生産噪音雖然控制在標準內,但其旁邊新建樓盤的居民仍然受不了。這就是單獨環評的弱點,沒有考慮到周邊環境的規劃和發展。

  該負責人舉例道,佛山市賽爾燃氣有限公司從事液化石油氣瓶生産,1993年建廠時附近均為農田,後來隨著城市化進程,附近分別建成了福盛花園和華僑花園等樓盤,且緊鄰公司生産車間,該公司生産産生的粉塵和噪聲對附近居民的影響較大,由於受到錯峰用電影響,廠方出於需要偶爾夜間也安排生産,進一步激化了矛盾。然而,由於相鄰太近,無論怎樣整治,都很難達到群眾要求。直至2010年該公司在獅山新購廠房,實施搬遷,噪聲污染問題才得到徹底解決。

  另外,由於3個部門分塊管理,導致一些噪音無法歸口對應部門。比如最近市民反映較多的汽車噪音問題,如果噪音是小區裏的,還可以叫城管執法,但如果是馬路上的,就沒有部門管理。如有市民投訴,嶺南大道與魁奇路交界每晚大貨車密集經過,動靜很大,驚擾附近居民,城管部門對此回應,路面車輛噪音非其管轄範圍,而警方則表示,交警並非道路環境噪音責任主管部門,環保部門更以不是“工業噪音”為由,拒絕處理。於是,住在魁奇路旁邊市民,對汽車噪音投訴無門。

  取證難執法成本高

  不僅噪音歸類存在執法盲區,一些歸屬比較明確的噪音問題,也因“取證難”難以解決,成為執法部門心頭之痛。

  市城管部門一位執法人員介紹,近年夜間大排檔、燒烤等經營場所的噪音污染迅速增多,但在執法過程遇到諸多尷尬,如樓下粥店由於吃粥客大聲説話,卻缺乏相關處罰規定;碰到酒吧、燒烤園高音喇叭擾民時,城管部門也苦於沒有檢測儀器,難以進行處罰,只能口頭警告。還有一些噪聲,如汽車修理、配鑰等,則由於時間短難以取證,待執法隊員趕到現場時,已無法抓“現形”。

  在他看來,收集證據已經成為制約執法查處的重要一環,可讓人頭疼的是,投訴之後的處理過程複雜,一個噪音監測報告,就需要牽動多個部門。

  原來,噪聲的處罰依據,需要環保部門具有環保監測資質的專業人員到現場監測並出具證據。但在具體執法過程中,由於環保部門具監測資質的專業人員,因種種原因無法及時到場,噪聲又瞬間即逝,包括商業噪聲在內的噪聲,都難以以“擾民”進行處罰。

  市城管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,如果採取強制方式,因沒有充分證據,這只會讓僅有執法權卻沒有監測權的城管部門處於兩難。他透露,曾經就有被投訴的商家當場質疑城管“僅憑耳朵怎能判斷音量是否超標”,甚至對於城管執法人員測出的噪音數據,也表示“沒有效力”。

  對於公安部門而言,同樣的難題也擺在了他們面前。

  佛山警方相關負責人坦陳,接投訴後,噪音如何進行分貝檢測,是否達到干擾他人的噪聲標準,這對處警的公安民警有較大的難度。其次,怎麼界定噪音,以及怎麼界定干擾他人正常生活,都缺乏必要的法律法規支撐。

  該負責人表示,根據噪聲來源不同,噪聲歸屬環保、城管和公安部門管理,但是實際情況常常複雜多變,很多情況難對噪聲進行準確的界定。

  與此同時,與城管、環保部門一樣,在處理噪音問題上,公安部門也面臨著警力不足的困難。警方表示,公安民警承擔著治安防控、打擊犯罪、保護市民人身財産安全和服務群眾等多項職責,工作任務繁重,民警加班加點超負荷運作已屬常態,而處理噪音投訴必然會擠佔民警的工作時間和精力。

(責任編輯:白開散人)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