旗桿石:古代科舉文化的豐碑

來源:佛山日報 時間:2012-05-25 10:26
分享到: 其他

莘田村祠堂前的旗桿石群。旗桿高高豎起,懸挂的燈籠隨風飄蕩。

曾經光宗耀祖的旗桿石,現已成為科舉文化的活標本。

祠堂墻上的碑刻顯示,莘田李氏共有9人取得功名。

莘田第一位進士李儀清的旗桿石。

  明清一代,凡家人或族人考中了功名,必在宗祠門口豎立大旗,青史留名,光宗耀祖。用來豎大旗的旗桿石則被認為是古代進士、舉人的“榮譽證書”。從文化的角度來看,旗桿石早已超越了光宗耀祖,成為古代科舉文化的豐碑,得功名者的多寡可以看出一個地方文化開化的程度。一個地方的旗桿石越多,越説明這個地方人才輩出,人傑地靈。三水就是一個人傑地靈的地方。

  大塘莘田旗桿石群

  距今144年前,歷史翻回到清同治七年(1868年)。這一年10月的一天,距京城2000多公里之外的偏僻村莊——三水大塘莘田村敲鑼打鼓,該村第一位進士李儀清在這一年考取進士,這是光宗耀祖的大事。族人考取了功名,有一件事必不可少,那就是在祠堂前修築旗桿石,豎起大旗,讓四圍的鄉鄰遠遠地就能看見,光宗耀祖。

  李儀清為莘田村李氏家族科舉之路開了個好頭。18年後,李儀清的同輩族人李煥堯也中了進士,並考取了殿試二甲,並欽點入翰林院為庶吉士。更值得李家人慶賀的事,李煥堯的科舉成績更佳。明清時期有一個慣例:非翰林不入內閣。故此能成為庶吉士的都有機會平步青雲。除了兩位進士,莘田李氏還有7位族人取得了功名,得以在李氏宗祠前立起標誌性的旗桿石。

  在莘田李氏宗祠前,現存的旗桿石共有8塊,其中6塊小的分成兩列,一邊3塊排列祠堂前。另有兩塊則偉岸得多,有鶴立雞群之感,基座高約1米,這是為了表彰科舉成績最佳的李煥堯而設立的,旗桿石上一邊刻有文字,上書“光緒丙戌科進士 殿試二甲 欽點翰林院庶吉士李煥堯立”。

  旗桿石背後的文風昌盛

  旗桿石是古代有功名者的“榮譽證書”,“哪條村立的旗桿石越多,就證明這條村的科舉榮耀越多。”三水文史專家植偉森説,一個地方舉人、進士的多少,能夠反映出這個地方文化的開化和發展程度。

  植偉森説,三水面積小,人口也不多,但明清一代,學風鼎盛,人才輩出。據植偉森考證,三水歷代考中進士者共有40人、武進士1人,舉人200余人、武舉人30余人。其中位於三水南部的白坭鎮則是出科舉人才最多的地方,有進士17人。按自然村分,進士最多的是白坭鎮崗頭村,有進士、舉人各5人,清末民初著名的梁士詒就是該村人;該鎮龍池村有進士4人、舉人11名;白坭清塘村則出過17名舉人。“上述三條村,還有一家4代3名進士、一家3代兩名進士,另一家3代兩名進士的記載。”植偉森説,這都已經傳為佳話。

  用來表彰這些考中功名者的豎旗桿是用來光宗耀祖,彰顯身份,昭示世人,並激勵青年學子努力用功。因為這個原因,莘田村的李煥堯考中進士後,蘆苞鎮的中社和南社兩村也立了旗桿石,表彰李煥堯的功績,激勵村中李姓後人奮發努力。中山大學歷史學博士何文平説,在清代,一個人考得功名,而在多處樹立旗桿石,這是清朝珠三角文風昌盛和宗族觀念濃厚結合的産物。

  旗桿石日漸減少盼保護

  旗桿石所蘊含的歷史文化已經早已超越了宗族觀念,超越了光宗耀祖,成為古代科舉文化活的標本。然而,這種活的標本在三水卻日漸減少,現存的旗桿石顯得越來越珍貴。

  凡考有功名者,必定會豎起旗桿石。按照植偉森的統計,三水進士、舉人共有約250位,按理三水至少有250塊旗桿石。但現實是,要尋找三水現存的旗桿石卻並不容易。“白坭清塘有17個舉人,以前祠堂前有旗桿石群,但最近我去看時,卻一個都沒有找到。”植偉森很失望。三水現存完好的旗桿石已所剩無幾,有很多已被破壞或用來鋪路搭橋。

  “其實這些都是珍貴的文物,凡是有這些旗桿石文物的村,應盡可能保護好。”植偉森説,保護這些旗桿石,就是在保護中國科舉文化的載體。

  文/圖 佛山日報記者賓水林

(責任編輯:吳昔芳)

相關新聞

熱門新聞